春节回想

发布于 2023-04-04  82 次阅读


小雨烟花和红炮仗,清雨沐街星点,春寒三分凛冽。不过想起以前的春节,好像要更加隆重和喜庆一些。大概现在少一层覆雪茫茫洗礼旧岁世间,以往过年的时候曾经的悲欢离合总是在一层厚厚的积雪融化后随着春风一笔勾销,如今南方的雪却也不见得几回了,但那些悲欢也随着时间不再重要了。

烟花升于人间最终也要散落人间,很小的时候很喜欢,因为新鲜。后来过年的时候总觉得炮仗声吵到我回消息,总在想这玩意怎么还不禁。但是现在觉得还是不禁的好,而且也没有那种被吵到不耐烦的感觉了。就像疫情所教的,以前唾手可得的是不爱珍惜的,只有在它慢慢流逝的时候才想尽一切办法抓住它。

守岁后依旧是要赴庙会的,很多老一辈其实算思想比较开明的,理应说是不相信菩萨的,在那些我叫不上名只是跟着每个面前磕三个头的菩萨前他们心里分的可清楚并且作揖地过于认真了,磕头几回突然停下似乎在叨念什么又转而继续。我想起一个忘记名字的作家,他写过自己的母亲在自己生重病的时候在山庙那边从第一阶一个一个跪拜许久到三百阶才跪倒佛祖面前。想起很多喜剧或文艺电影所说过的,也许有信仰其实比没有信仰总是要好些。

​良辰夜许几分暖,得此年岁一更欢。我还是喜欢以前祝福的,山高水远,四季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