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

发布于 2023-03-29  896 次阅读


回忆录——包子(更新ing)

趁我还没忘记

新冠烧糊涂时候的梦

  • 新冠的不知道第多少天,不好意思地说醒来后以泪洗面了。
  • 梦里我在上课之前找了一个靠近墙边但是又在走廊处的座位,许久后,包子来了,她点点我的肩,我抬起头看到了她,她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那么小一只,还是那么可爱。
  • 我惊讶地站起来,她踮起脚给我解开了衣领扣上的扣子,说那样喘不过气,然后笑着让我起开。
  • 我让开了,她进到里面的那个座位了,然后放好书包。上课前我收好作业,老师居然还没来,她神秘兮兮地问我要不要吃蛋糕,我说好呀,但是她就从书包拿出了一块松软的面包,我笑她说这不就是一个淀粉做的面包嘛。她生气了,嘟囔嘴说哪里是淀粉,明明是XXXX(对不起,写晚了,忘记了)做的,然后又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 应该因为是梦,接下来的情景有点超乎现实, 一块大蛋糕心被寿司卷着,这个寿司卷又被她用先前拿的面包夹着,她递到我嘴边说:“看看好不好吃。”
  • 我只吃掉了卷起来的面包一角,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挤上去的沙拉酱。“确实很好吃。”我这样说到,又问,“哪里来的蛋糕。”
  • “爷爷走了,你知道。他年事已高,走了算喜。”她低着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且突然说了这一句。我也沉默许久。
  • 后来她说她想去看看爷爷了,我拉起她的手说走吧,她些许疑惑地看着我,我直接带她跑出了教室,跑出学校,跑出漫长的人行道,跑上无人的荒路。一路上强风吹拂,路边的花丛讲述我们从前的故事,嬉说五年前干的那些傻事,细数我们许下的承诺。我们一路奔跑,我们在追寻什么我们都不清楚。
  • 风声与绿茵,日落与星光。树叶沙沙作响,好似那年的雨沙沙打在她刚刚买的一把透明伞下,那时她还扯扯我的衣角让我再和她多走一会儿。

写给包子的回信(2023.1.27)

2023年一月二十五日的时候,包子以前的闺蜜找到我说有身负重任,作为某个神秘人的代言人转交一些消息。但是在一月二十七号那些消息才转交到我这里。是包子发给我的一段话,于是我也写下这段话作为答复让她闺蜜转交给她了。

  • 很惊讶,神秘人居然是包子
  • 我是个感性的人,可能一不小心就会写多了,见谅。
  • 有一说一,你那个信的攻击性不是很强加上那时候你生病,所以后来我也并没有一直放心上,所以不必悔恨什么。
  • 其实现在的我回头看觉得也没什么,你也真的不必道歉,事情很简单,无非在那件事之后我喜欢你你却不再喜欢我这样罢了。被爱的人有恃无恐,没关系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纠结,觉得我是不是做错什么还是到底怎么了,但是事实上答案就是那么简单。
  • 也没有谁欠谁,那时我有勇气敢幻想,你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子,说实话我很庆幸遇见过你能让我那样喜欢一次。如果让我再来一次,恐怕我还是会去那样疯狂。现在的我还会时不时怀念那个时候,但是过去了的除非神迹始终不会回来。既然遇见了就注定有结果,而结果注定好坏两种,最重要的还是过程。我觉得你给我带来的回忆大多是美好的,也许是我就记住那些,但从现在来看也是值得的。
  • 突然的这段话让我有点惊讶,我不清楚也没办法知晓你最近遇见和发生了什么,但是别在这些事情上想太多了,未来才是你真正拥有的,过去转眼云烟,可以怀念但不能执念。向前看向前走,珍惜当下,把握未来。如果是很难过的事情,那就随性哭一场吧,但是不要哭太多了,眼泪跟珍珠一样不要太多,否则没有意义,下完雨就得是晴天了呢。
  • 人总有快乐和悲伤的时候,开心是希望,悲伤是成长,迎接就好了,不要被自己或者回忆束缚。
  • 最后送你一段话和一首我喜欢的歌。

《我不曾忘记》——花玲/张安琪/沐霏

一千个噩梦,
换一千个小偷,
够不够 够不够,
偷走你的难过,
遇见那一刻,
就倒置了沙漏,
不必说 要铭刻,
天长还是地久,
都说长大后会忘记童话,
清醒后会忘记梦。


下雨的夜晚

在我写这些的时候已经是大学了,完全实现了初高中渴望的手机电脑自由,但是心里却已经早没有了对这些东西的强烈需求。这样说有点俗套,但是这也许就是后来的我们有了一切但是没有了彼此吧。

落下的雨,泛起的涟漪

初三的时候因为初升高加上实验班,我们老师对我们的要求越来越高,然而在一次全校性考试中我们整体的数学成绩并不理想,而且数学很多题目确实在以前讲过类似的题目。一向温和的数学董老师那次是真的勃然大怒,在临近一次放长假的时候狠狠地斥责我们并且要求我们在假期将整张卷子一个题目连答案誊抄二十遍,想来一向追求效率的数学老师让我们做那样的事情是真的很生气了。

在假期的前半段时间包子常常和我挂QQ电话打游戏,我在一头抄卷子她在另外一头吐槽着队友和局势。我劝她早点把卷子抄了,她总是娇气地说:“你管我~~~”几次劝说无奈我就不再提了。可想而知包子的作业任务全都到假期的最后一天,而这些作业我花费了大半个假期才完成的。

假期的最后一天包子并未如同往常打QQ电话过来,我给她发消息她也并没有回复我。那个时候我想可能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忙吧。在初高中那会我没有自己的手机,用的一直是妈妈的,晚饭晚我要来手机发现包子已经连续给我发了不下二十条消息,我刚发一句:“我来了。”包子立马打QQ电话给我,我一接上就是一顿暴哭。要知道在之前包子打电话过来都是狼心狗肺的语气的。

我问她怎么了,她的嗓子嘶哑地问:“怎么办,怎么办?”

我最害怕女孩子哭,令人心疼但往往安慰是苍白无力的。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是因为她的作业没做完那个时候慌张了,还半开玩笑想缓解一下说,没事你做到几点我陪到几点。

包子一下更委屈了,她说不是,是她的爷爷。

  • 我知道她的爷爷,一个死板但是又极其溺爱包子的老家伙,在那天之前有一次我和包子约着一起出去玩,我按约定在她家附近等包子,包子的爷爷居然偷偷跟在包子的身后,发现和他孙女出去的是一个臭小子后在包子回去的时候给她狠狠一顿说教,那个时候包子还跟我挂着电话,我听完了包子爷爷是如何臭骂我这个不正经的东西,还让包子以后在假期不准出去。后来她的爷爷骂完,包子回到房间还笑嘻嘻地模仿她的爷爷骂我。又想起一件哭笑不得的事情,一次语文课老师让同桌交换作文看,我和包子是同桌,我拿到了包子的作文,她写的是她的爷爷怎么怎么爱她,她也怎么怎么爱她的爷爷,她爷爷腿脚不好,包子夸她的爷爷“身残志坚”,可惜可能她是一个假书生,写的是“身坚志残”。

她说她的爷爷被检查出了肺癌,老家伙吃了大半辈子的烟给落下病灶了。她的爷爷和我外公一样不爱去医院检查身体,那次她的爷爷摔了一跤就被她的爸爸拉去做了一个全身检查。骨头没事只是伤到肌肉了,但是在做胸部CT的时候发现肺部那团不详的阴影。经过后续一系列诊断确认了那是肺癌晚期。

在家长看来初升高是和高考等同重要的大事,包子的父母决定不告诉她,也让她的爷爷不要告诉她。包子的爷爷可不干,借着放假的最后一天神秘兮兮地把包子叫到他的房间,拿出房产证和银行卡等等,包子的父辈有很多兄妹有的在外地有的在家里,有的年年给包子爷爷寄钱,有的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个父亲。包子爷爷说,但是他不喜欢他们,也不喜欢那些人的孩子,他只喜欢包子这么一个孙女,等他走了去见奶奶了什么东西也不留给他们也不给包子的父母,全都给包子。包子愣了,说爷爷是不是傻了。爷爷说不是然后告诉了包子自己时日不多的消息。

包子不知道说什么,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然后死死地抱住坐在床上平静地告诉包子这一切的爷爷,不知道多久包子哭睡着了,爷爷让她的爸爸把她抱回了房间。

包子说她很难受很难受。

  • 我知道这种感觉。我的爷爷在我出生的之前就已经走了,远在小学的时候我的奶奶一个人住在我父母新盖的房子,我的父母由于工作一直在外地,因为放心不下就把我寄养在姑妈家里。我的奶奶不知道为什么,在一个大早上喝了一杯清酒,上午某个时候晕倒了。那个时候我还在外面和朋友玩,我的姑妈急忙找到我带我去家里,奶奶在用长桌暂时顶做的席床上一脸祥和地闭着眼睛,而在她的边上立着一个铁杆挂着输液瓶一直向奶奶的手灌输冰冷的液体。那会小镇公立医院没有建立起来,只有两个小诊所,来的只有两个医生。我回去之后其中一个医生让我呼唤我奶奶,我不太明白只是照做,大概,就如同后来在奶奶的葬礼父亲让我磕头,我不太明白,但是我还是照做。那个时候我好像对生死没有概念,以为只是暂时见不到奶奶了,就像《喜羊羊与灰太狼》里的灰太狼无论消失多长时间都会再次出现一样。后来懵懂一些但也没有细细去想奶奶,只是后来一次语文作文课,老师给的题目是“我的爷爷奶奶”,在我一点一点地回忆起奶奶与我的点滴的时候,我的心狠狠地搐动。在我印象中长辈对孙辈的爱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温柔,他们是打心底爱你到想把全世界给你的那种地步。

包子也清楚她的作业一笔未动,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一边抽啜一边抄着数学老师要求的卷子。我绞尽脑汁地去说一些安慰的话,过了好一会儿她不再哭的那么厉害了,她告诉我不用安慰她,就这样安静陪着她就行。于是一边挂着电话一遍读自己的书,也一边关注着耳机线另一头的动静。笔的唰唰声和书页翻动声就那样伴着我们到了很晚。

直到我妈妈过来收走了我的手机,在被收走之前我告诉包子半个小时后我一定把手机弄回来,她说不用了让我自己睡觉,她自己慢慢抄,我固执地拒绝了。根据我平日对妈妈睡觉习惯和精神内驱力我在不久就又把手机偷了回来。我又把电话连回去,包子依旧唰唰地写着。但是不一会儿她突然又爆哭起来,她说她不想爷爷离开她。那时的我只能说也许是误诊,也许她的爷爷会治愈,抑或是生死有命,让她珍惜和爷爷现在的时光。然而一切都是苍白无力的。

那时候我住的是靠近许学校的租房,用的WiFi是隔壁家的,在那天深夜网络极其的差,于是我换到流量,但是流量也因为本来就不多加上之前的使用渐渐耗完,最后和包子挂上手机电话,可笑的是话费其实也要见底了。包子断断续续地哭到三点,然后告诉我她抄完了让我挂电话去睡觉,我问她真的吗,她说没骗我是真的。于是我跟她道了晚安之后就挂掉电话又偷偷摸摸地把手机送回我妈房间了。

第二天我妈质问我流量话费的事情,我支支吾吾地解释,她叹了口气说我这个样子怎么考高中。她说手机上还有QQ消息提示,我心想不好昨天晚上忘记退QQ了就急忙要来手机退QQ,后来我发现包子在四点多的时候还发了几条消息然后全都撤回了。

到了学校我见到包子,包子的脸本来就圆圆的而且又很小个,加上昨晚通宵哭了一晚上眼睛肿地不成样子就像巴西龟一样眯着。她笑着说我的眼眶很黑很黑,我说她也没好到哪里去。仿佛一晚上落下的眼泪放干了积蓄的眼泪,包子不再谈起爷爷的事,我也不想提起让她难过。上课的时候她叫我每隔一段时间狠狠的掐她一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睡着了,我告诉她好好补觉老师来了我就叫她,包子嗤之以鼻地表示作为时代的弄潮儿她要好好听讲,认真学习天天向上。

那个下雨的夜晚仿佛不存在过,包子说她已经一次性哭完了就不会再去谈到那件事了。我问她那她撤回的是什么消息,她坏笑地说没什么,但是不告诉你。我也不再追问,于是从这便成了为数不多关于她我不知道的事情。

后来我常常觉得如果我能实现手机自由就好了,这样就不会在她需要陪伴的时候缺席或者有时关键时刻掉链子。很多时候我有类似的感觉,那些不起眼的遗憾深深地牵绕着我,却成为我能获得惊喜的内力。说来难听,我是个对很多实体事物都不会感兴趣,没有很喜欢的食物也没有会很喜欢的风景,大家都觉得很好吃会常去的某家店我可能会觉得就那样,那些被人称赞的风景我也觉得不过如此,于是我常常期待有能够达到我期望阈值的东西出现,并且会为此做很多努力,但往往会失望,世间大多数事似乎不过如此。就好比后来大学之后我确实实现了手机自由也有了自行随意安排的时间,但是一切似乎没有太大的意义,有时候为了保持专注我也能把手机丢在宿舍,大抵是对我来说现在没有那么重要的事情。


别西楼序

秋风几时渡眠愁,旦入梦泽别西楼
烟辰渺,舟渐流。
俯陆万家夜明堂,江南数喧照影荡,
街巷人漫灯火放。

忆小女心字罗衣,携手赴月下纤桥。
道是人影散乱,烟火空丈,
目光短浅,醉映佳人朦胧;
今楼台寂落孤处,唯见伫寞离华世。
怅此良辰虚设,繁景掺酒,
旧忆浓稠,伤叹西楼山盟。

应听江南琵琶弦,欲托锦书相思连。
执执声,嘈嘈念,竟是酒后把风言。
仅站西楼临绝,望她伞下斡旋,
侧笑化梦烟雨,低眉系我肠结。

纵使帘外盛阙,怎敌她,回眸一瞥;
为断心中难言,莫顾行,西楼再别。


(这首词是我高中背词背到魔怔的时候写的
已经不记得具体什么时候写下的了... ...
纯原创,使用或转载请标明出处!!!)